我也想变得圆滑一点,只是我真的做不到

想必各位高中都有学过一篇课文,〈渔父〉。这篇文章应该不是屈原本人所作(因为文风、用韵及形式都与屈原作品有很大的差异),而是后人为了怀念屈原而写的一篇纪念短赋,这篇文章中非常形象化、戏剧化地呈现屈原的人格。

按理推想,「渔父」应该不是乡间的寻常渔夫,而是一位卖包包的销售员(喂),而是一位大智若愚的隐者。他问屈原,既然身在乱世,为什幺不要同流合污?为什幺要如此洁身自爱,以致不为世所容?

渔父就像是我们的长辈一样,处处叮咛我们在社会上要懂得看人脸色,虚与委蛇,不要惹祸上身,安静做自己的事情就好。虽然这样不能成就什幺大事业,但至少可以避祸全生吧。

——但世界上就是有人做不到。

为什幺我们会这幺喜欢屈原?并不是因为屈原很忠贞、很爱国,相反,很多人认为他是愚忠。那幺,是因为屈原死谏殉国吗?也不是,因为死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甚至有人讽刺后代的读书人是「平日袖手谈心性,临危一死报君王」,对国家根本没什幺实质帮助。

我想,我们喜欢屈原的原因是,他很纯粹,他有一颗很纯粹的心。

白的就是白的,黑的就是黑的,为什幺世人可以黑白不分?屈原的一生都在困惑这个问题。一定有很多人告诉他,是非黑白不要分这幺清楚,要懂得观察人情世故,也要学会保护自己,不要那幺坚持所谓的道义,否则最后一定会受伤的。

你可以说屈原太傻,太笨,太理想化了,但恰恰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会喜欢他。因为我们太容易跟世俗妥协,太容易违背道义,太容易放弃心中的理想。

我们根本没办法像屈原一样纯粹,如此坚持心中的信念。我们的一生就是在妥协,在委屈求全,在苟且度日。

我们不但没有引以为耻,反而还自鸣得意,认为自己的处世能力很强,反过来嘲笑屈原是想不开、是愚笨?

屈原会说,我就是不想变成像你这样的人。

「我曾经听说,刚洗完澡的人,一定会戴上乾净的帽子,穿上乾净的衣服。怎幺能够让清白的身体,沾染外物的污浊?我宁可投入湘水中,让水洗净我的身体,然后葬身于江鱼之腹中,也不愿让自己清白的人格,蒙上世俗的尘埃。」

我也想变得圆滑一点,只是我真的做不到

〈怀沙〉,是屈原的作品,历来公认为是屈原的绝笔之作。他在这篇文章中最后一次痛苦地自我陈述,他说,他并不是没有努力过,他不是没有尝试过让自己变得圆滑,只是他真的就是做不到。

「我曾经试着把直的东西削成弯的,但正直的道理却是无法因此改变的。改变初心,恰恰是君子所鄙视的。何况我的初心就像圆规与绳墨一样,不可能扭曲自己来适应世俗。敦厚的内在,正直的本性,这才是一个成熟的人所追求的价值。」


屈原在澄清自己不可能违背心中的正道之后,便开始说明,为什幺他仍会感到如此痛苦:正是因为他无法展现自己内在的正直,所以没有人了解他,导致他只能被困在世俗的泥淖之中,无法展翅翱翔。

「一个最厉害的工匠,如果没办法砍削木头,谁又会了解他的高超技术?一块最优美的黑色布料,被放在阴暗的角落,看到的人会说这是一块破布。千里眼如果闭上眼睛,旁人就会以为他是瞎子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把白色的当成是黑色的,把该在上面的压在下面。凤凰被关在鸡笼,鸡鸭鹅却在外面飞翔。」


最后,屈原抬头看向远方。路太长了,终点太远了,完全看不到尽头。

「沅水与湘水不断奔腾,不知流向何方。我看了前方的道路,充满障碍物,终点究竟在何处?」

人生好难。


尾声。

「我突然发现,人生是终究会有一死的,如果死亡终究无法避免,为何还要吝惜生命?现在我明白的告诉你,我将成为一个值得后人效法的对象了。」

我也想变得圆滑一点,只是我真的做不到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